今天是
关键词:

强毁农田惹民愤,谁来为木兰县农民主持公道!

 时间:2019-02-12 19:38:50来源:中华新闻通讯社责任编辑:洛天依点击:

(来源于:中华新闻通讯社)
请哈尔滨市市委书记王兆力,为木兰县农民主持公道!

本社曾数次连续报道哈尔滨市木兰县农民刘文泉、崔军等人反映的当地政府领导强毁强占农民耕地的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后,引起网络一片呼声,纷纷为受害者声援。

2018年12月16日,本社为此曾致函木兰县县委书记牟宏峰,进一步说明情况,时至今日无有任何反馈信息。木兰县委县政府面对媒体监督无动于衷。

受害者仍在苦苦等待中,无奈之下他们公开致信市委市政府,全文如下:

致哈尔滨市委市政府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哈尔滨市委书记王兆力先生,市长孙喆先生

你们好:

我们是哈尔滨市木兰县木兰镇农民刘文泉、崔军等人。我们的合法承包地,被木兰县政府相关领导及下属相关工作人员,以联合造假的手段强毁抢夺了。

木兰县政府在2012年至2015年征收农村集体土地中存在:合同欺诈、撂荒《基本农田》、未批先征、强买强卖、伪造材料、违反程序、骗取批文、少批多占等行为。

我们长达数年维权上访至今未果,是因为我们每次上访举报,都是被返回到当地,由被举报方自查造成的。

反映事实如下:(均有视听证据及相关材料)

①木兰县政府领导张国文、王忠勋涉嫌与木兰镇政府领导杨鹏飞、郭云鹤合谋设计欺诈的,具有以租代征性质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侵害农民合法权益。

②木兰县国土局李洪波、王子君、村长詹德良等相关人员伪造农户同意征地的签字确认材料,并且国土局新制作一份盖有县政府公章的假的1984年《木兰镇公社连丰大队土地利用现状图》掩盖其擅自取消基本农田及菜田的真相。

③木兰镇政府郭云鹤镇长捏造事实,颠倒黑白,侵害农民利益以及相关工作人员花钱收买他人(史井玉)作伪证,纂改证人(胡振俭)证言。

④木兰县信访局(原)领导沈主任、辛主任在复查举报问题过程中,根本不理会刘文泉提供的事实证据。并且对(刘文泉)申请复查的多个事项避而不查,又擅自改变复查事项性质、及删除部分复查事项。

⑤木兰县纪检委一直推脱,袒护被举报人,并且监察人员左栋表示:“最后查出他们有毛病了,你还能把他们整到家去吗”,“而且王(忠勋)县长已经承认转租土地的合同是假的了,我们纪检委管不了县领导”。

⑥木兰县人大表示:“人大没有实权”,“人民监督那是扯蛋”。

⑦王忠勋县长断章取义欺骗省巡视组。并且木兰县在省巡视组“回头看”期间,组织大批便衣警力阻挡我们再次向巡视组举报他们继续造假行为。

⑧哈尔滨市纪检干部监督处在张国文、王忠勋、杨鹏飞拟任干部公示期间,接到刘文泉的实名举报后,却对举报问题视而不见,最终以政府征地拆迁出现的信访问题为由返回到当地处理。而且上述被举报人员都通过了提拔任用。

⑨黑龙江省国土厅在接到举报后,也是返回到当地,由造假之人自查处理。并且最终由造假之人定性为举报问题不属实。

⑩沈阳督察局也曾责令黑龙江省国土厅督办此事,而至今未果。

事实详述如下:

2012年1月木兰县政府相关领导批准挪用四千多万元公款,假以企业(昊伟集团)之名承包农户四千多亩农民保命田—《基本农田》,备用于扩城开发用地。并且指令木兰镇政府为甲方,欺骗转租土地的农户签订了具有以租代征性质的欺诈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因为农户一经签订此合同,就得必须服从政府征收土地,必须签订征地补偿合同,必须服从由政府单方制定的征地补偿价格。否则,哪个农户违约,哪个农户就得按照合同规定,必须赔偿政府上千万元的违约金。(见合同)

并且当年主抓征地工作的县政法委书记,如今已经是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的王忠勋已经承认:“当初签订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是假的,是县政府为了顺利征收(农民)土地,才以昊伟集团的名义承包的土地,是县财政拿的钱包的地,县政府是有权承包土地的。”

然而,县政府却把当年转包来的部分土地撂荒着,并拍成图片,然后向上级部门呈报为废弃地和一般耕地。因此就把早已划定的基本农田(菜田),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变更了土地性质。(因为基本农田变更或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审批。而木兰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立表示:“我们有这个审批手续。”但是他们最终没有拿出该手续。而是把我们菜农按人口数量分得的,并且以前上缴农业税的菜队菜田改口说成:“该村一直就没有——基本农田!!”)。

并且在征地过程中,村委会从未举行过土地承包人参加的任何会议(包括听证会),也未见到政府部门的公告或文件,从始至终未听取过村民的意见,更没有见过《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农户本人未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补偿款打到个人账户,剥夺了农民的知情权和话语权。实属强买强卖(记者调查已核清事实,并多次报道)。

另外,木兰县政府是在没有向上级政府呈报征地审批请示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规定,强行在早已划定的《基本农田》上施工新建规模宏大的木兰县人民法院大楼。而原有的人民法院办公楼至今已经闲置多年。以及又把早已规划并选好在原木兰县人民医院后院的位置,新扩建县人民医院的规划废掉。最终还是在占用上述大量《基本农田》上开发建设的。

经过我们调查发现,征地工作人员在2012年5月20日,暗中伪造了农户同意征地的签字确认材料。然后木兰县政府于2012年6月25日,由县政府法人张国文签发向上级政府呈报的征地审批请示文件,并在该请示中谎称:“····待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批复后,木兰县政府依据批复制定补偿方案;对拟征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已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被征地农户无异议。”最终于2012年12月13日骗取了省政府征地批文。而此时新建的人民法院的大楼已经开工半年多时间了。并且县政府在2018年拿着早已失效的2012年的批文强征了刘文泉的承包地。

而且其他被强征土地的的农户的异议非常大,因为在此批次中所有被强征地的农户,此前都不是现在的临城村村民。而是在拟征土地之前被木兰县政府把我们原来的城中村(前进村)菜队及团结村取消了,然后被统一划并到距离很远不是菜队的临城村当中了。而且临城村的会计也曾表示:“(政府)征哪块土地也没有通过村上(村委会)。”

工作人员竟敢违反法定程序,是因为有县领导撑腰,因为那份欺诈的、以租代征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剥夺了农户的话语权、知情权。然而如今非常蹊跷的是,新测绘的木兰县地图当中,在被取消的原前进村附近的位置,又凭空出现了一个东风村。

然而我(刘文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至今未流转,受法律保护。可是我自主经营的暖棚葡萄采摘园于2014年7月下旬,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夜之间被木兰镇政府动用机械非法毁为平地。并且在强毁之后木兰镇政府杨鹏飞书记却不让我土地承包人耕种经营,反而允许没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昊伟集团耕种到2018年。致使本应该是我(刘文泉)得到的这些年的葡萄产值收入,却因他们的强毁抢夺而颗粒未收,损失惨重。并且被毁掉的一千八百多平方米的暖棚至今分文未给赔偿。因此给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上访多年造成的精神伤害!

况且我上有85岁身患重病的老母亲,和瘫痪在床12年生活不能自理的哥哥,一个智力障碍至今仍是单身的50岁弟弟。然而就是如此贫困的哥哥和弟弟的家庭,至今也没有享受到习总书记督导的精准扶贫政策。而当地领导杨鹏飞书记、郭云鹤镇长胆大妄为,将如此重中之重的政治任务,以阳奉阴违、弄虚作假的手段再一次掩盖了事实真相!没有做到精准扶贫。而是公然对抗政府的这一惠民决策!

法定的征地程序是:在拟征收土地之前,工作人员必须深入村组,实地调查拟征土地的面积、地类、土地区位、产值、人均土地数量及地上附着物状况详实等。并且现场填制调查表一式三份,由工作人员和土地所有权人,使用权人三方共同确认无误后签字。而且征地调查应在拟征土地方案前完成,并结合征地补偿登记进行复核。

然而工作人员没有深入村组,实地调查,而是伪造了农户同意征地的签字确认手续及相关材料,欺骗了上级政府。在我葡萄园被非法强毁后,我向相关负责人讨要说法的事实如下:(均有视频证据)

原木兰县国土局局长李立表示:“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我们只对村集体发征地公告,不需要找农户本人确认什么手续,如果我们是扒你家房子,那得必须找你个人确认。”

原木兰镇谭书记表示:“在征地批文未批复前,木兰镇政府没有找村民的程序。”

木兰镇郭云鹤镇长表示:“所有征地程序就是向村集体发公告。”

原临城村村长詹德良表示:“当初土地转租你(刘文泉)都不同意,(征地)谁找你干啥,不用你签字也把你的地征来了,你就是告到哪也是回当地解决。你不是能告吗,我们看你能有多大尿。”

因此他们严重违反了《土地法》的相关规定,以及违反《黑龙江省征地片区综合地价实施办法》第三条规定,没有按照实际地类、产值、土地区位、及人均土地数量等规定划分区片地块。而任意把城中村(原前进村)肥沃的菜田擅自取消,同十公里外的荒滩、荒沟划分到一个区片地块当中(统一为二区片地块)。这样县政府即降低了征地补偿价格又节省了新菜地开发基金。从而导致原城中菜队的菜农人均只有1.1亩的菜田,在未获得审批之前,却以每平方米32元的超低价格强行征收。但是在同一区片地块当中还有每平方米60元的征地补偿价格的。因为那是连丰村的菜田。而原前进村同样也是菜田却是32元的补偿价格。目前由于大量征占菜田,致使县内的蔬菜大部份只能靠外进的方式解决,出现了蔬菜价格上涨的局面,城镇居民怨声载道!也同时造成了失地农户生活水平的降低。

2017年11月农户巩淑琴、詹德荣、吴桂芝等人的承包地,同样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征的,而且还把保护自家承包地免遭破坏强征的年近七旬的詹德荣老人拘留关押了十天。如今被强占土地的农户纷纷要求政府退还强征的土地,如今农户们仍然走在维权上访的路上。

新任木兰县国土局马玉野局长,在受理举报伪造农户签字及违反程序、少批多占的问题时却同流合污。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实地调查走访,也不理会我们提供的证据,而是让违规造假的李洪波、王子君、詹德良等人自查此事,并且最终定性为举报问题不属实。(注:詹德良因贪污征地补偿款问题,并且是在收审期间亲自到木兰县国土局会议室作的调查笔录)实属他们有意串通、编造对策、掩盖真相。

因为由马玉野局长签发的向上级部门呈报调查文件中谎称:“工作人员没有违反程序,及少批多占,并且农户代表本人知道签字确认之事,而且是农户本人亲口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并且委托临城村文书赵长金代签的。并且还谎称签字调查的是村与村的界线,并非是农户被征地的签字确认调查。”(马玉野此前曾当着记者面承认签字造假)

  然而此次被强征的土地,都已经是划并到一个临城村的土地了,所以根本涉及不到其他村子的土地。因此谎称是调查村与村的界线是在掩盖造假责任!而且这些农户们是在2017年看到该伪造的签字材料的时候,才知道此事的。因为农户的身份证号码在木兰镇政府及村委会都有登记记录的,所以是他们擅自违法冒名签字的,而且根据笔体辨别也不难发现,伪造签字之人根本就不是赵长金所写的,而是另有其人。并且国土局提供的那份假《木兰镇公社连丰大队土地利用现状图》在被揭穿后,他们却改口辩解是土地划界报告,并非土地利用现状图,这是他们在瞪眼说瞎话。因为该现状图已经被刘文泉拍摄下来了。如今他们仍在继续造假、掩盖少批多占的真相。

木兰县政府当年(2012年)以每年每亩600元—800元的价格转包土地到2027年,却转手以每年每亩一两百元的价格包给了昊伟集团耕种多年,直到近两年由于多方人士也想要在县政府手中承包该廉价土地。致使县政府最终以竞拍的方式出让土地经营权。最终昊伟集团以每亩468元竞拍了土地经营权。那么县政府高价来、低价走的巨大差额又是如何平衡的呢??恳请上级领导一同严查真相!

而且直到今天县政府未给我们的其他承包地进行土地确权,而是仍然继续征占《基本农田》大搞“饮鸩止渴”的扩城开发木兰新城区。

然而如今城内80%的棚户区不给改造,甚至有的棚户区拆迁已有七、八年之久,至今未建。并且至今木兰县城内80%的新建楼房都是在被贱卖的国有单位的地皮上建设的,并非改造的棚户区,然而政府领导却以棚户区改造之名,套取巨额棚户区改造补贴资金补偿给开发商。仅木兰县第一粮库的一处地皮就套取540万元棚户区改造补贴。

如果领导深究的话,木兰人民将有更多事实爆料提供,例如木兰县江边公园项目工程等等问题。

在此,我们强烈要求:你们在百忙之中尽快组织调查,还农民公平公正,归还农民被强占的土地及重新修建被强毁的农户私有财产(暖棚),以保护我们农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习总书记多次强调:“任何组织或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全体被征占土地的农户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

联系人:刘文泉15945102567

崔 军13101561818

');})();

 

版权所有:京 广 网   Copyright 2018 www.bjradio.org.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证:03011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81146658 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